• 次日,天蒙蒙亮。
  • 舒浅曦与深雪告别还睡眼惺忪的父母后,与苗人凤一起踏上了去西藏的路。
  • 深雪没见到冷御风前来送行,心里有些失落。浅曦与她所想却不同,从坐到副驾驶的那一刻,不知为何心里一直很不安,总感觉后背有一双眼睛盯着。
  • 冷御风站在远处,看着那辆渐渐远去的车,嘴角微微上翘,脸上的笑容十分迷人。
  • 冷御风

    舒浅曦,就算再轮回一千年,本座依旧等着你!
  • ……
  • 舒缓的音乐顺着车窗飘出了很远,一辆满是尘土的悍马开过高速公路后,穿进了荒芜沙漠。浅曦坐在驾驶座位上,看了一眼很疲惫的深雪与苗人凤,他们三个轮流开车已经两天一宿,想来穿过这片沙漠后就离西藏不远了,浅曦将车停下来,叫醒沉睡中的两人下车活动一下。
  • 深雪手搭成帐篷望向远处如血的夕阳,她闭着眼深吸了口大漠气息,身上的疲惫消失了大半,回头看见浅曦正在与苗人凤研究地图,从后备箱取出两瓶水递过去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怎么样,你们想好怎么走了吗?
  • 浅曦接过水拧开盖子仰着头喝两口,望了眼远处与苗人凤点点头,指着地图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咱们从这片沙漠绕到公路上,会节省不少的时间,顺着公路在走几个小时就能到墨脱县了。
  • 说完抬头,发现深雪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身后,她疑惑的一回头顿时就愣住了。
  • 远处黄沙犹如黄龙腾起,声音像狮咆哮,天边闷雷滚动,只看见有一条抖动地黄线打着卷儿向前滚动,越来越宽,眼前一片黄沙飞扬。
  • 苗人凤

    不好,咱们遇上沙漠里的强敌了,这可怎么办?
  • 舒浅曦朝四周望了一下,发现远处有一个小山坡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朝那边跑!
  • 他们迅速朝山坡跑去,眼看风暴越来越近,浅曦来不及多说,拽着身后的两人趴在地上。深雪满脑子只听见风的咆哮声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见黄沙铺天盖地而来,吓得眼睛一闭,感觉耳边一阵呼啸而过,好半天才回过神敢抬起头。
  • 看到原本荒芜地荒漠里,沙尘暴过后显得更萧条。趴在地上的浅曦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黄沙,看了看远处没有说话,倒是苗人凤先开了口。
  • 苗人凤

    快看那边,海市蜃楼!
  • 只见远处出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,甚是壮观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咱们接着赶路吧!
  • 她说完后便率先向不远处的车走去,苗人凤赶紧也跟了上去。
  • 深雪正要也往前走时,眼神突然一下变得很诡异,她木讷的站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来,摇了一下头感觉有些疑惑,我这是怎么了?而后也没放心上,急忙去追前面的舒浅曦和苗人凤。
  • 沙漠里的车向远处而去,渐渐如一个黑点消失在黄沙中,只留下几串凌乱的脚印与呼啸的黄沙。
  • 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黑衣人,领着两个衣裙飘飘地女子出现,嘴角那一抹邪恶笑容很刺眼。
  • ……
  • 浅曦三人沿着路途,已经奔波了一天一夜。
  • 一路上,他们三人互换着驾驶车。
  • 穿过沙漠,奔跑过高速路,飞奔越过山林,经过路途奔波劳累后,终于到了苗人凤的老家。
  • 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,因为道路不畅通的原因,所以村里的人出不去村外的人也进不来,很少见哪个贵客到家中来访,更何况来的还是貌美如花的城里姑娘。
  • 因此,当苗人凤先回村子去找人来接舒家姐妹时,整个村子里异常热闹,敲锣打鼓在村口迎接。村民的热情,弄得浅曦和深雪很不好意思。
  • 苗人凤将此次回来的目的告知了父母,虽然听不懂在说什么,但手舞足蹈比划的苗家父母,浅曦是看懂了,全村人的眼里流露出一种异样,所有人在窃窃私语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喂,小孩,他们在说什么啊?
  • 苗人凤

    额……我告诉他们,……你们是来……找那把嗜魔剑的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
  • 苗人凤

    不知道为什么,那把剑最近变得很邪乎,所有接触过它的人都出事了。村里人说,那把剑是被恶灵给缠上了,现在没有人敢接近一步。
  • 这句话差点噎死舒深雪,她有些心虚的看着浅曦,没想到一向很淡定地浅曦神色也有些不对劲。
  • 唉,她叹了口气,此刻才明白,有时候迷信真是会害死人。
  • 浅曦苦口婆心说了好半天,苗家人才同意带她们去老祖屋看看。
  • 苗家的祠堂里摆放着有上千个灵位,一进门浅曦便看见正中央摆放的剑拖,上头放着一把剑。
  • 那把古剑被一层铁锈块包围着,剑长二十七寸有余,剑柄成蟒蛇头状。可怕的是就算手没碰触到那把剑,背后也感觉一阵冷飕飕。特别是剑身上的那条黑色蟒蛇,吐着信子更栩栩如生。
  • 浅曦拉着深雪祭祀了一下逝去的亡灵后,便来到那把剑的面前,她轻轻运出一股灵气朝那把剑抚去。
  • 就在这时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  • 那层包裹着剑的锈块,如同面包屑一般脱落下来,露出青黑的剑身,所到之处泛出阵阵青光。
  • 剑,竟然开锋了!
  • 所有在场的人吓得腿瞬间就软了,跪在地上虔诚祷告祈求神灵原谅。
  • 苗人凤看舒浅曦很专注的轻抚着那把剑,便怔住了。他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景象,仿佛在金庸的小说里见过。
  • 荒山崖上,一位面遮黑纱的冷俊剑客对月静立,星眸如湖,神情傲然,正轻擦拭着手中的宝剑。宝剑在月光照耀之下锋寒闪烁,如那剑客眼中的一片轻荡碧波……
  • 突然一阵惊呼传来,他回过神看见那把剑在浅曦手中不停地抖动。浅曦紧紧握着手中的剑,那把剑翁鸣作响的更厉害。
  • 祠堂顿时炸开了锅,所有人吓得拔腿就往外跑,就好像身后有猛兽追赶一样。
  • 深雪一看气氛不对,急忙冲着浅曦喊话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浅曦,快把那剑扔了!
  • 舒浅曦如没听见一般,体内涌出一股更强烈的内力压制嗜魔剑,奇怪的是那把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反抗,一触碰到她的压制,瞬间不在嗡鸣,反而渐渐静了下来。
  • 躲在各个角落里的人胆怯地伸出头,小心翼翼看着祠堂里的一举一动,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出。
  • 只见那把剑从舒浅曦手中突然飞了起来,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后直直矗立在地上。
  • 浅曦警惕地盯着那把剑,还不待她反应过来,那把剑又自动飞回到了浅曦手中。
  • 浅曦看了一眼,伸手轻轻一拔,剑便出了鞘,薄如蝉翼轻如羽毛。
  • 浅曦忍不住暗自惊叹一声,还真是一把好剑!
  • 她冲着门外的树一挥手,感觉这剑的力度还不错,满意地点点头。不料刚一转身,便听见轰隆一声响,所有人一回头就目瞪口呆了,门外那棵几十年的大树轰然倒塌了。
  • 浅曦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中的剑,对屋外渐渐围聚过来的人很愧疚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那个,不好意思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
  • 所有人沉默半天才反应过来,恭恭敬敬地跪拜在她面前。那种感觉,就如在朝拜布达拉宫一样虔诚。
  • 浅曦连忙将所有跪拜的人拉起来,扭头看着有些手无足措的苗人凤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这个,要不让大家都散了吧?
  • 苗人凤这才连忙告诉族人们,说他们都饿了。大家这才散去准备盛宴,深雪急忙拉着苗人凤问起关于这把剑的事情。
  • 原来,虽说墨脱县的地势很偏僻,但终年四季如春景色如画,这里的百姓安居乐业生活的其乐融融,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描述的那样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。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。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。
  • 然而,世事难料,有一年突然遇上洪灾又闹时疫,死了不少人也祸害了不少粮食。从此以后,墨脱县每年都会莫名死伤不少人,一高人指点说想要避开这些祸事,除非有一人能打开这把剑。
  • 浅曦听罢,暗自笑了一下,自己还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无用也变成了吴用。
  • ……
  • 浅曦独自坐在山顶上,看着山下风景如画,淳朴的人在辛勤劳作,心里瞬间变得安静了。
  • 她拿起旁边的嗜魔剑反复看了又看,这真是一把好剑!
  • 难怪师父说,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这把剑!
  • 她想起临走时,师父的千叮万嘱,思虑已经来墨脱县有两天,是该与他们商量一下回去了。
  • 突然,苗人凤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指着村庄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  • 苗人凤

    浅……浅曦姐姐……不,不好了……我叔叔他……村……村里……
  • 舒浅曦

    出事了?
  • 苗人凤满脸惊讶,忙点点头。
  • 浅曦拎着剑就往山下冲,果然!这两天她总能看见村子的四周有孤魂野鬼在徘徊,她用嗜魔剑已经收服了不少,今天就是出村散散心,那些孤魂野鬼就以为她走了,这才多久的功夫?看来,这次不收拾利落是不行了。
  • 一进村,便看见苗人凤的叔叔站在收谷场龇牙咧嘴的冲四周人咆哮,所有人吓得四处逃窜。
  • 此刻,深雪正与他对峙。
  • 浅曦只一眼便看出来,这是一个吸食了几十年香灰的老鬼,以舒深雪那半吊子功力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,她便不慌不忙的站在旁边凑热闹。
  • 深雪有些心虚地调整了一下呼吸,双手一用力,只见周身渐渐凝聚起一团气,向苗人凤的叔叔攻过去。谁料,他叔叔灵活的一闪身便巧妙躲了过去,深雪因为用力过猛反而栽倒在地上。那只鬼快速冲她扑过来,吓得深雪狼哭鬼嚎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舒,舒浅曦!
  • 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,只见地上猛得腾起一丈土,向那只鬼扑过去,只听见一声撕心裂肺地鬼嚎,震得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,好半晌才没了声响。抬头一看,苗人凤的叔叔眼睛直愣愣盯着前方,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。
  • 苗人凤

    叔叔!
  • 苗人凤大叫一声冲上去抱住他叔叔的头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放心吧,他现在没事了,扶他回去休息吧。
  • 浅曦边说着边将嗜魔剑推回剑鞘中,回头有些无奈的看着深雪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你还打算躺多久?
  • 深雪嘿嘿一笑,站起来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我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衬托你的厉害嘛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咦?这把剑你用的还挺顺手的啊。
  • 浅曦看了一眼剑,叹息一声摇摇头。
  • 舒浅曦

    这把剑,我用着并不顺手,总觉得缺点什么。
  • 说完,她便跟着人群去看苗人凤的叔叔了。
  • 只见苗人凤的叔叔脸色苍白,依旧昏迷不醒。
  • 苗人凤

    浅曦姐,我叔叔他……
  • 舒浅曦

    他没事,只是被一只厉鬼附身时间太长,消耗了不少的阳气。多给他炖几只鸡补补,休养些时日便没事了。
  • 舒深雪

    我说小正太,好端端地你们村怎么会出现这么多孤魂野鬼?
  • 苗人凤

    我也不知道,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,这次恐怕……
《诡魅憧憧之遇鬼》
第3话
继续阅读
立即打开
想知道精彩结局
请下载KilaKila读完整版
下载KilaKila